与业主合作

与业主合作

旨在辅助全球发展中国家及地区的快速建设,通过CMMS系统的规划与实施,喜科可为基础设施业主和运营方建立起一套可持续发展的设备维护管理战略。

凭借在国际以及亚洲市场的丰富经验,喜科为在中国以外的海外业主和运营商总结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法,来解决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在建成移交后如何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针对由中国工程总包承建的基础设施项目,通过将交钥匙CMMS系统纳入到招标文件中,喜科可辅助海外项目业主克服在项目执行过程中,“竣工文档缺失”和“总包无法移交运维数据”的挑战。

通过CMMS系统的实施,喜科有能力为发展中国家的国有企业主和私营企业主,在其集团化管理中,设计并贯彻资产设备的最佳维护实践。

同时,喜科亦与总部设在中国大陆,或在内地有旗舰工厂的大型制造集团有紧密的合作,通过CMMS方案的落地,帮助这些跨国企业在其集团内部持续改进其维护策略。

 

由中国承建的海外基础设施业主
政府公共事业项目业主
多站点区域总部型业主

凭借在中国市场积累起来的丰富经验,喜科为海外基础设施业主总结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法,旨在解决在项目承建过程中,中方总包无法最终交付“竣工文档”和“资产设备运维数据”的难题。

海外项目施工建设阶段,中国总包与海外业主间常见的观念差异:

  • 对于所谓的“竣工文档”在理解上存在差异,特别是对于“现场认证( onsite verified)”这一定义。由于中国人习惯在施工现场对设计进行改动,如何在实践中获得经验证的“竣工文档”对中国承包方存在难度。
  • 中国承包商以“造价低、周期短、速度快”的口碑闻名全球。为了追求工期和成本,在工程阶段,总包可能会有意无视业主提出的,那些其不太擅长解决的需求,例如“要求提交运维文档,以及相关的CMMS系统工具”。待等到项目即将收尾时,总包才会与业主重新协商,争取协商的空间。
  • 不只是工程总包,这样的理念、习惯、工程、文化的差异也存在于与相关的设计院、设备供应商、分包商的沟通中。
  • 例如,在质保期结束后,由于缺乏规范化的备件管理体系(如编码、分类),以及贸易、沟通上的壁垒,海外业主难以获得由中国供应商供货的备品备件。
  • 另一观念差异,即对“CMMS系统”的理解不尽相同。出于特殊的信息化发展大环境,“CMMS”这一概念在国内起步较晚,人们常把其理解为在国内比较主流,功能类似、但管理深度远远无法比及的“MIS”以及“OA”系统。而在海外,业主对于“重行政、轻工程”的国产MIS和OA不但一无所知,也不感兴趣。因此,海外工厂的管理体系完全是建立在CMMS和ERP系统之上的。
  • CMMS对于工程总包而言,CMMS系统的附加值较高,且交付物又小,加之无法理解系统本身对于业主后期运维的价值,因此总包通常会选择让小IT公司或者自动化承包商领包解决这部分需求。而这些分包商实则也同样缺乏相关的理论知识,以及对于业主而言非常关键的海外交付经验,更有甚者甚至不具备与海外业主沟通的语言基础。
  • 想要花小钱办大事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首先,非主流供应商的技术方案肯定不足以满足业主提出的复杂需求,而越是要满足这些需求,总包在后期交付阶段也要花费更多财力、物力和人力。

当然,无论是中国总包还是业主,在大型海外投资项目中,双方势必会从彼此身上总结学习到很多经验,也不得不要将矛盾转化为合理的妥协。依靠在国内及海外同类型项目中获得的经验,喜科认为,借着CMMS项目的实施,可以从中化解甲乙双方在维护工程和运维管理理念上的差距,巧妙有效地找到协同合作的平衡点。

对于海外基建项目的业主,我们建议可以雇佣喜科作为自己的“业主工程师”,在施工阶段主导整个工厂设备维护管理所需开展的前期准备工作。利用CMMS系统作为驱动工具,在其实施过程中,记录工程文档和运维操作手册等关键数据,从而建立起包含了工厂完整运维技术数据库的CMMS系统。喜科及合作伙伴具备为全球基础设施和制造业工厂实施这套服务方案的能力。

相反,喜科亦能辅助中国的工程总包商,在招投标阶段,满足CMMS需求从商务应标到最终交付全阶段的服务,协助EPC根据业主的要求和预期开展系统的实施和配置,全局统筹维护数据的采集、整理以及整体交付,体现中国总包的方案价值,提升国际竞争力。

同理,上述方案亦适用于海外到中国投资的项目,以及非中资的国际工程公司在海外的项目。